调查公司九头鸟被查封 游弋法律空白处的私家侦探

2018-04-21 12:40

  今年4月20日,广州首个成功以“私人侦探”为商标注册的调查公司———广州九头鸟调查事务所被天河警方查封。“九头鸟”被查当日,阿辉就获悉了此消息,“入行5年多,不得不重新思考出。”

  “九头鸟”被查,是否意味着,一直在暗暗生长的侦探公司,将关门大吉?身份尴尬的它们去留何在?状态又如何?近日,羊城晚报记者尝试走近这一群体……

  有“中国第一私人侦探”之称的孟广刚,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就涉足私人侦探行业 宁彪 摄

  羊城晚报讯近日,广州天河区检察院依法以涉嫌非法获取个人信息罪,正式广州九头鸟市场调查公司老板李某安。

  经审查,从2004年开始,犯罪嫌疑人李某安经工商登记注册,成立了“九头鸟”调查公司。其后主要从事代理知识产权打假调查、婚外情调查、寻人追债调查等业务,公司有调查员约二十名,采取、、车辆定位追踪、查询个人信息等调查手段。在接办业务时,其对外是唯一一家取得国家工商总局颁发的“私家侦探”牌照的私家侦探社。

  李某安为了推广该公司业务以及完成客户的委托调查事项,通过互联网等途径,大量购买诸如“老板电话号码大全”、“全球通客户名单”、“机动车车辆登记信息”、“户籍信息”、“网络聊天记录”、“移动电话通话清单”、“房产、银行账号”等个人信息,交给下属员工开拓业务和完成调查。

  今年4月20日,广州天河警方对“九头鸟”调查公司进行查封,抓获公司老板李某安,并缴获其存储个人身份等信息的电脑,经查,内有个人身份等信息达千万条。

  上世纪90年代初,私家侦探开始在国内兴盛。在这一时期,广州的侦探公司数量开始极速增加。阿辉直陈,目前国内还没有一部法律,明确或允许私家侦探的存在。由此大量的私人调查公司,游弋于法律的空白处。

  1993年,发布《关于开设“私人侦探所”性质的民间机构的通知》,明确开办“私家侦探”性质的民间调查公司;之后、国家工商总局与国家经贸委联合发文,开办追债公司。2002年底,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调整商标分类注册的范围,新增允许注册类别包括提供私人保镖、侦探公司等安全服务,但仍未允许颁发营业执照。

  直到2009年,广州九头鸟调查事务所正式注册“私人侦探”商标成功,但“九头鸟”一样未拿到经营“侦探业务”的营业执照。记者从市工商局网站查询获悉,“九头鸟”注册人为“广州市荔湾区九头鸟市场调查事务所”,并未以“侦探公司”命名。

  尾随其后的众多调查公司,都没有“九头鸟”的幸运,大多以“商业或咨询公司”的名义,在工商部门登记注册。

  资料显示,我国现有各种私家侦探机构约3700家,从业人员达2万多人。“就广州而言,各类大大小小的侦探公司不少于300家。”阿辉坦言,绝大多数侦探公司生活在半地下状态,倚靠打“擦边球”运作。

  阿辉透露,据他了解,广州最大的侦探公司,从业人员一般不超出20人。“商务信息”之名到工商局注册,其资金门槛也较低。记者从市工商局查询获悉,以侦探公司之名对外接办业务的“广州匡正调查”,注册资本30万元,为业内最高;而最低的“亨利私家侦探”,仅为八千元。

  就调查要价而言,也是乱象百出。近日,记者以“女朋友”或“老婆出轨”为名,咨询了多家公司的报价。一家名为“邦探私家侦探”公司的老板告诉记者:若女友有车价格为12000元,无车价格为10000元,但都要预付一半费用。记者提出希望可以拍到室内床照,对方表示“难以办到且涉嫌违法”。

  随后,记者转向一家名为“匡正调查”的侦探公司,得到的答复恰好相反。其老板李先生透露,若要取证老婆的一般出轨行为,依照难易程度价格在6000元-300000元之间。若想拍到出轨开房的私密照,签合同首付一半最低为2.5万元,但耗时较长需一个半月。而一家名为“广东猎缘调查网”的侦探公司,索价最低仅为4000元,且声称能拍私密床照。

  “要价4000元那家,绝对是骗子公司,你把一半的首付汇过去,他们绝对瞬间消失。要价在10000元左右的,在广州属正常价码。”熟悉行情的阿辉帮记者分析:调查一起婚姻出轨,若对方有车,侦探公司一般需要投入两组人力共6人。以平均每人每天200元的薪酬计算,完成一单业务耗时一周,成本即在80000元以上。

  依照各自索价的不同,阿辉将目前游走于法律空白的侦探公司,划分为三类:非注册骗子类,工商注册打擦边球类,借壳律师事务所类。阿辉从事私家侦探,正是在“借壳”在一家律师事务所名下。“非注册骗子类纯属违法,打擦边球类居中偶有违法,借壳类风险最小。

  后两类公司,其具体侦查手段大同小异,只是规避违法的程度不同。采访当日,阿辉向记者播放一段佯装过打电话、下的“男子出轨”。画面中,男子和第三者在珠江边手牵手,还挽着一名小孩。阿辉说,由于该男子出行有车,他准备了改装后的电子定位器,放置在对方车里,方便随时定位以防跟漏。

  阿辉透露,对于难度较大的调查,私人侦探一般都配备了先进的针孔设备,能对目标人的手机和车辆进行定位。侦探装备从哪里购得?阿辉介绍,虽然国家在这方面有严格控制,但在网站和电脑城不费什么力气,就能买到这些电子设备,有的甚至不比的水准差。

  在阿辉看来,一些承诺能拍摄私密床照的侦探公司,其“杀手锏”不外乎是搞、追拍,买通酒店偷录等手段,“这类做法难度大,也涉嫌违法,自然收取费用也高。”

  除了婚姻调查,阿辉接办的业务还涉及讨债及商业打假。“九头鸟”被查之后,阿辉获悉随后被查封的几家调查公司,无不都涉及讨债。而这些公司收取的费用,最高时能达到讨债金额的一半。

  记者在众多侦探公司的网站上均看到,替客户追债是其第二大业务。有的还提供了非常详细的案例,描述如何控制被对象,进行谈判其还钱。

  在记者寻访的几家侦探公司中,都表示自己能够“有效”完成讨债业务。当问及具体的方式,对方回应称如果讨要不成,会给一点“颜色”给人看。阿辉解释称,采取、等方式为客户讨债,是侦探行业的普遍现象。而这种行为,也最易法律。

  据此前报道,以“九头鸟”为代表的一批调查公司被查封,均是由于非法获取、提供个人信息,且涉嫌非法讨债。

  “我不知道,法律到底是如何界定我们的?我们这行太乱肯定要管,但法律又没说怎么管,我们就是尴尬的怪胎。”阿辉如此评价自己的职业。

  在广东格林律师事务所律师赵绍华看来,对侦探行业堵不如疏,因为市场的需要始终在那里。“侦探公司的繁荣,本来就是市场催生的。我们应该把它纳入到法规的管理体系之下,一旦侦探公司被明确允许,比如在门备案或登记,它自然会在的范围内行事。”

  问天律师事务所律师周泽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。他认为,在现代社会里,侦探公司介入一些普通的民事事件,例如婚姻出轨、商业打假等问题并无不妥,但终究要在法规上给予明确。“如果侦探公司在执业当中,涉及个人隐私等,在完备的法律框架下,追责起来也较为方便。”

  阿辉坦承,横纵向比较,目前国内存在的三类侦探公司,将私家侦探纳入到律师事务所下管理,或更具可行性。“在民事诉讼法中,我们实行的是‘谁主张谁举证’的原则。律师是被赋予一定的调查权的,但律师被允许介入调查,往往是在案子审查起诉后。如果能够将侦探公司规范纳入律师事务所,将更有利于当事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