探访九头鸟小区“红色物业”带来的变化

2018-04-21 12:40

  12月8日,九头鸟小区红色物业大学生韩卿(左一)、李芙蓉和维修师傅一起检修单元门 记者李永刚 摄

  王小玲蓦地发现,自家楼道转弯处的墙上,多了一把折叠椅。她坐了一下,高矮刚好,平实贴心。像她这般年纪的女士,每天健身或是拎菜回家,爬个五六层楼,喘得不行。有了椅子小憩,可以缓缓劲。

  墙角爱心椅,是武汉推进“红色物业”的一项小。“红色物业”内容很多,内涵丰富,这把椅子只是它的万千触角之一。

  “有色彩、有温度、有思想”,这样评价武汉“红色物业”。近日,长江日报记者深入江汉区唐家墩街九头鸟小区,探访这里“红色物业”的最新进展,感受她的色彩、温度与思想。

  唐家墩街香江社区党委李俊透露,九头鸟小区是典型的老旧小区,长期商贩扎堆、人员混杂、违建遍布,“就在一年前,这里还到处是摊点,治安案件频发”。街道、社区多次想彻底治治小区疑难杂症,但一时找不到抓手,打通服务群众的这“最后一百米”成了难题。

  李俊介绍,“红色物业”较之一般物业的显著不同是,社区居委会和物业公司“双向进入、交叉任职”,物业公司由单纯的市场主体,变成社区、物业、业主、消防甚至工商等部门多方联动的机构,物业服务范围大大外延。

  爱心椅进楼道,就是集纳小区居声的产物。九头鸟小区没有电梯,若要改建加建,居见难统一,审批流程也较复杂,但老人上下楼的无日不在。李俊说,“红色物业”就是要瞄准群众最现实、最急迫的需要,日拱一卒。

  记者在居民张翠琴家的卫生间看到,蹲便器旁多了个把手。张翠琴说,这是小区“红色物业”工作人员前不久入户安装的,“为的是让腿脚不好的人,多少借个力”。

  残疾居民郭建强家的台阶上,物业新装了铝合金扶手。“我虽然有副拐杖,但以前口空荡荡的,也失过几次手,摔倒过多次”。

  “水管破了、灯坏了,一个电话马上解决。”居民娟告诉记者。“红色物业”进入后,每家每户走访,掌握情况,服务精准。如今的九头鸟小区,道平坦、整洁,高空抛物、乱丢乱放等不文明行为基本绝迹。

  娟说,小区最大的变样,还在于人的面貌。“你去小区里兜兜转转,问问看看,几乎每个人都很熟悉党的十九大,很多人会报告‘金句’。这都是‘红色物业’带来的”。

  李俊对记者说,一般物业模式,公司与居民是一种“收费—服务”关系,双方情感联系淡漠;“红色物业”超越了这种关系,在党组织、物业和群众间筑起情感纽带,党群关系更亲密。

  “红色物业”红火起来,袁四妹很高兴自己也出了力。她率先拆除自家违建,感染了很多街坊邻居。

  九头鸟小区原来有个非机动车车棚,一直由她照看,为了生活更方便些,她在棚里搭了一间小屋。随着电动车、自行车增多,乱停乱放成了小区常态,今年“红色物业”提出整改车棚。得知消息后,袁四妹没打梗,立马答应“拆”。

  “红色物业”到底“红”在哪儿——这是一个答案不算太难、但是必须近距离了解才能深切体味的话题。

  依照唐家墩街办事处主任耿世文的理解,“红色物业”之“红”,关键在于物业有了坚强的党组织,发挥模范带头作用,红色力量成为化解小区难题的有生力量。

  唐家墩街工委副万智华认为,“红色物业”“红”在引领,“一般物业公司跟大家讲提升服务,业主可能半信半疑;但是有党组织引领的物业公司讲,群众就信”。

  物业模式创新,服务要求提高、难度加大,需要强有力的队伍去执行。大学毕业生加入,火红的青春刷新了基层服务队伍的面貌。

  记者在九头鸟小区看到,每个单元门上都贴着两位年轻人的照片和手机号,供居民随时联系。他们一位叫韩卿、一位叫李芙蓉,记者打他们电话,得知他们都是我市选聘的“红色物业”大学毕业生。

  李芙蓉讲了个故事。不久前,一位小区居民跑到物业发火,说他买的新床进不了,李芙蓉立即赶到现场调查,发现这户人家房门口的台阶太高,门无法完全打开,致使大件物品搬不进屋。指挥解决新床进屋的难题后,李芙蓉发现这不是个案,小区每户人家的台阶都设计得不合理。她就找到物业和社区商量,全部整改。两周后,全部居民房门口的台阶一律拆除重砌。那位当初发火的居民服气地说:“不愧是‘红色物业’大学生,做事能举一反三。”

  耿世文、万智华都说,“红色物业”归根结底“红”在队伍。红色生力军遍布最基层、最前沿,形成以大学生为的小区物业队伍,“最后一百米”彻底打通。

  让“红”的色彩亮起来、“红”的旗帜飘起来,这是“红色物业”与一般物业最根本的区别。

  如今九头鸟小区有了贴心物业,但都是免费的。“红色物业”怎样才能持续办下去?

  “老旧小区、弃管小区,很多居民没有交过物业费,也没有缴费习惯。如今公益性物业公司的运作,政策补贴是重要一块。今后,我们要以服务引导居民,慢慢培养他们的缴费意识”,经营九头鸟小区“红色物业”的中实物业公司项目经理魏莉说,这个月,街道将组织小区居民代表开动员会,对收取低价物业费、停车费征求居见,并同步收集居民反映的问题,集中解决。

  在她看来,“红色物业”可持续发展的关键还是在于服务,在于塑造的服务品牌,有品牌就会有市场。韩卿信心满满。他记得,“红色物业”刚进小区时,很多居民有怀疑,正是在这种怀疑的眼光下,武汉“红色物业”持续推进,结出丰硕果实。

  据他了解,武汉已有不少“红色物业”小区能向居民收取一定的物业管理费,“不多,但是管用。可喜的是,我们看到人们的心态在变化,他们从原来那种极的心理,转变到了主动支持认缴,良性循环态势”。

  九头鸟小区也是如此。居民刘润生说,以前他从未缴过物业费,现在常想,小区管理者不容易,做了这么多事,“水管堵了,马上就疏通了;水沟淤结了,马上就捞了。享受这样的服务,我们作为受益者,都愿意缴纳物业费”。

  耿世文透露,武汉“红色物业”已形成多方联动局面,街道社区整合社会资源,与园林、、水务、等部门一道,齐抓共管,产生持续的推进力。“就连小区附近的市红十字会医院,也参与到小区共建中来。这些都为‘红色物业’打下厚实的社会基础”。

  近来,韩卿正在协助开发“红色物业”APP,利用互联网手段,打造即时反馈问题、服务居民的网上平台。

  “良性循环正在形成,‘红色物业’稳步壮大,它的群众需求越来越强烈,被推广到更多有物业基础的新建小区。”万智华说。记者宋磊 蔡木子 通讯员肖何 胡刚